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外伤是诱发白癜风的原因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11:05:5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外伤是诱发白癜风的原因吗,吃面食对白癜风的治疗有害,滨州治白癜风的中医,桐乡白癜风医院,山东能不能治白癜风,济南能根治白癜风的药物,北京儿童白癜风医院那里好

  程红兵(左)在校门口迎接上学的孩子们。

  资料图片

  程红兵是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。

  如果没有出差或者其他事情,他每天都会早早守候在校门口,与前来上学的学生击掌打招呼。“在门口迎接孩子,就是想亲近孩子。”程红兵说,这是最开心的事。

  2013年,程红兵辞去上海浦东新区教育局副局长一职,接受明德实验学校的邀请,担任该校校长,至今已经4年。

  4年过去,回忆起不给自己留退路的选择,程红兵没有后悔。

  “这是我人生的最后一个岗位,倾注了大量的心血,愿意为基础教育改革发挥自己的力量。”程红兵说。

  进行12年一体的改革

  在上海,程红兵从一名教师起步,曾先后担任上海市建平中学校长、上海市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、上海市浦东新区教育局副局长。

  丰富的职业经历,让他对教育事业有着深刻而清醒的认识。

  “恢复高考40年来,我国的教育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许多问题仍未解决。”程红兵说。

  在他眼里,我国的教育,基本就是把学生关在教室里,在老师的带领下,从书本上寻找标准答案。“这种去生活化、去情景化的模式,是中国教育的一大弱点。”

  在担任建平中学校长时,程红兵就曾力推课程改革,对语文、数学、英语课程进行重新调整。用他的话来说,当时的改革颇有作为,但是仍有遗憾。

  “高中阶段毕竟只有3年,我的愿望是能进行12年一体的系统性改革。”程红兵说。

  为了这个愿望,程红兵辞去上海的职务,南下深圳。

  “我之所以一把年纪还从上海跑来深圳,就是为了能办一所"理想中的学校"。” 程红兵说,在他心里,理想中的学校,应该是一所“学校自主办学、教师自由教育、学生自然生长”的学校。

  明德实验学校,位于深圳市福田区,该校 “政府企业共管、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和管办评分离”机制,为全国首创。

  管理去行政化、管办评分离、走班制、导师制、学分制……从诞生之日起,这所学校从行政管理到教学方式,都深深刻上了程红兵的烙印。

  在这里,学生每天下午有两个小时拓展自我的时间,可以参加学术类课程、艺体类课程、科技类课程或者国际交流课程。此外,学校在寒暑假也会组织学生到美国、英国、俄罗斯等国学习互访。

  作为一所创办不到4年的学校,过于丰富的课外内容,也曾引起外界质疑。还有家长对作业太少发过牢骚。

  不过,2016年,招生以来首次中考就在福田区名列前茅的成绩,很快就让这所新学校成为香饽饽。

  “过去,人们把教材当做全世界。如今,我们应该把世界当做教材。”程红兵认为,大量开设选修课,就是要让孩子找到自己的天性。通过选择,可以多方尝试、 广泛涉猎,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和理想目标,顺应成长的规律来完成学业,“好的教育就是要给孩子充分选择的机会。”

  融通整合基础课程

  在深圳明德实验学校,有一门课是语文老师和历史老师一起为学生上课,这就是《中国文化原典阅读》。这门课里,有女娲补天神话,有《论语》《史记》,还有梁启超、鲁迅和毛泽东。

  “我认为,学科和学科之间,应该是有天然内在联系的,比如我们语文老师经常说的"文史哲不分家"。”程红兵认为,传统学校学科林立,学科之间缺少关联,建议打破学科壁垒,创建整合课程,实现基础课程的校本化重构。

  学科重新组合,也给老师带来了新的挑战。

  以“湿地研究”课程为例,这是一门以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为基地,对红树林湿地进行研究的户外课程。在这门课程中,湿地里生存的动植物是生物问题,过滤、降解有害物质是化学问题,特殊土壤现象是地理问题,湿地还可以调节水流量有效控制洪水,又可以是物理问题。

  “这样的课程涉及地理、生物、化学、物理4门学科。如果老师没有相关的跨学科背景,很难带领孩子们进行研究。” 程红兵认为,教师应该拥有多样的专业背景。“现在课程改革讲的是学科重组。知识结构大多是跨学科的。传统师范院校的学生,学科边界明显,很难打通。”

  此外,师范院校“规范”的教学方法,也存在明显的弊端。“比如,一门课应该怎么教,师范院校的老师可能都是统一的模式。这样的确很规范,但也容易造成千人一面的教学僵化。”

  在程红兵看来,好的师资队伍,应该是异质组合而成。“只有不同教育背景、多学科专业之间的不断碰撞,才能给教育事业带来创新的火花。”

  “因此,我们对老师的要求是不受条条框框约束的。” 程红兵介绍,只要是适合于孩子成长的、对教育有自己独到理解的人,都能在明德实验学校找到一方天地。

  程红兵认为,有的应聘者暂时没有拿到教师资格证,但他对问题的理解或许比其他人更深刻,思维方式对孩子更有启迪。这样的人,完全可以先入职,通过培养后再去考证。“不要用一张纸就把优秀青年挡在校门外。”

  让孩子产生一连串的问号

  通过在大学的调研,程红兵发现,好多学生考进重点大学后,就失去方向不会学习了。“这说明,我们的孩子缺乏学习的目标。”程红兵认为,在中学阶段,孩子们大多在家长、老师的管束下,接受保姆式的教育。一旦进入相对宽松的环境,反而会失去自我。这样的情况,是多年来应试教育、分数至上影响的结果。

  “应该让孩子在基础教育阶段,就拥有"自由人格"。”在程红兵看来,“自由人格”体现在规划自己人生的“自主”,实施人生规划的“自为”,自我约束的“自律”,以及努力向上的“自强”。

  “小浴缸培养不出游泳冠军,要拿金牌必须经过大江大海的历练。”程红兵认为,教育不但要画上一个个句号,更要让孩子产生一连串的问号。其最终目的,是促进孩子的自由思考。“一天到晚做题,是做不出"自由人格"来的。”

  今年,明德实验学校高中部将开设“未来班”,每个学生都配有3名导师:一位学校教师、一位高校老师、一位社会导师。“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制度,打通基础教育、大学教育和社会这三者之间的衔接壁垒。”程红兵说。

  根据“未来班”的规划,学生通过与导师的互动,进入高校实验室、企业参与科研和社会活动。通过实践,培养学生自主思考的习惯,提前对未来进行规划。

  此外,近年来,明德实验学校已在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阿根廷、阿曼等建立多个海外基地,与美国雪城大学、海波特大学、伍德沃德学院、汉密尔顿学院在内的诸多当地名校缔结友好关系,每年派出上百名师生到海外访问学习。

  “对孩子们来说,许多国外的知识都是从书本、媒体上看来的,当他们去实地走一走看一看,亲身体验后,或许会将以前的句号变成一个一个的问号。”程红兵说。

  “这些都是我们培养未来人才的小小尝试。”从上海到深圳,从建平中学到明德实验学校,56岁的程红兵对基础教育改革的思考一直未曾停止过。“中国的教育尽管存在许多问题,不可能瞬间产生质的飞跃,但我相信,终究会向好的方向发展。”

  “改变一点点,一点点改变。教育的希望就在每一位关心、支持教育的工作者身上。”程红兵说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石泉白癜风医院